独倚蓬窗思悄然,若即若离花谢早

2019-05-11 06:17栏目:影视
TAG:

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
 
越多任务加身越是一件不想做,于是看了《胭脂扣》。
 
俗套的故事:风尘女子如花与阔家少爷十二少相爱,对方家人不同意,结果吞鸦片殉情,可惜十二少没死成,50年后女鬼如花回来寻找旧情人,只找到一个潦倒偷生的八旬老翁,从此转身离去,不再等待。
 
是呀,这样的故事听过多少遍了,可是为什么一点都笑不出来呢?是梅艳芳张国荣太过入戏的眼神,还是这荒诞故事背后的真实?
 
梅艳芳--如花
 
大约换个演员来演如花我都会当笑话看完这个故事的,看,如花,这名字多逗啊。可是对着梅艳芳,我笑不出来。她并非一位美丽的女子,但是有着独特的魅力,用流行语来说就是气场强大。眼睛带点下垂,就这么清冷的看着你,绝望,人人都能读出来,确不忍拒绝。
 
“凉风有信,秋月无边。思娇情绪好比度日如年……今日天各一方难见面,是以孤舟沉寂晚景凉天。你睇斜阳照住个对双飞燕,独倚蓬窗思悄然……”一曲《客途秋恨》由张卫健周星驰唱出来就是小人物逛红楼的喜感,由梅艳芳的女中音,咬着吴越之音字字吟来,便是绕梁三日,百转千回的悲剧的暗示。是呀,多好的预言啊。我倚在奈何桥头日日夜夜盼你到来,与我一同饮下孟婆汤,然后带着3811一同投入轮回。50年的等待,是怎样的望穿秋水,是怎样的在绝望中自欺欺人呢?难以揣测如花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等了这半个世纪,于她似乎只是一句轻轻的感叹:50年过去啦……他为什么没有死呢。
 
如花来到陌生的年代,依旧慢慢抬手以绢拭脸,依旧一摆一摆走路,固有一种风姿,无关做作,无关卖弄。一个从咸丰年间走到现世的如花,没有让我觉得一丝丝的不舒服,她是那么自然地在那里,除了十二少,她不关心其他,那诡异的电器,鳞次栉比的钢筋怪物,她不置可否。只有十二少。
 
梅艳芳,于我就该是这样烈性的女子,委屈做小,我不相信即使成功了她会高兴。她是火一样的女子,一则不要碰,碰了就只能玉石俱焚。可是她并非有资本如此的大小姐,她16岁就做了琵琶仔,从此每月初一,十五求两签,她说,如今我有你了,就不用这些签了,50年后,她没有他,于是去测字。她清冷孤傲,她爱他爱得小心翼翼。她对他“煎烤石斑”,却忍不住时时探看;她为他俯身,一个一个很轻柔很耐心地解开盘扣;她为他补胭脂,背过身表情无望。
 
有一句评论说得很对,她没有选错角色,却选错了对手。
 
张国荣--十二少
 
当那个“一辈子就是一辈子,一时一刻一分也不能少”的虞姬变成十二少,他似乎捡起了霸王的软弱和迟疑。十二少是爱如花的,这点我相信,只是还不够,还不配。初相识,也许有火花,毕竟也是逢场做戏的成份多一点。于是便开始了一场追逐。放鞭炮,挂对联,看到十二少的两截小腿在窗台上一晃一晃,终究还是个孩子啊。送大床,还是作秀的成份多一点,似乎固执的一定要攻克这一难题。结果呢,如花嘴角略微一弯,少爷,你达到目标了。如花是你的了。结果收入来源被断,这位被逼上梁山的公子低着头跟着如花后面走进戏班,从后面抱着如花大哭,对于如花的签文恍若未闻;那么如花被人家一张骆驼背摸一下小腿给你买来西装你就真的不知道?只是你退缩了,茫然了,不知如何是好了,终究还是个孩子,成了如花的孩子。
 
袁永定&阿楚
 
有两句话说的很对。
1.你对于如花呢?她的感情太烈,我承受不起。2.你会为我自杀吗?不会。
世间又有几人做得了梁祝,几人?恐怕这样不顾一切的情痴几乎绝种了吧。我们都知道生命最珍贵。这样的事实让理想主义者伤感,但是终究是事实。
我说我想等一个命中注定之人出现,然后刻骨铭心爱一场,不计得失,不计结果。
这是十八岁孩子的幻想,很好,可惜二十一岁的成人承受不起,只是不愿将就而已。就像以琛对以玫说的:而我不愿将就。

何必回来再找呢?“今日天各一方难见面,是以孤舟沉寂晚景凉天。你睇斜阳照住个对双飞燕……”回来看着心爱的人成了个老态龙钟的糟老头子,只不过落得个“独倚蓬窗思悄然”罢了。

       一千万对情侣中不一定有一对梁祝,选错就错了吧,一个故事换一声叹息,再独自上路,也许对的人就在下一个轮回等你。

报社记者袁永定遇到一位前来登寻人启事的美艳女子如花(梅艳芳饰),却发现其是一个鬼魂。经过交流发现如花是五十三年前石塘咀的一名当红名妓,与纨绔子弟十二少陈振邦(张国荣饰)陷入爱河,却遭陈家反对,最后双双殉情。但如花在地府却未找到心爱之人,只好回到人间寻找,却意外发现陈振邦当年未死,结婚生子之后败光了家产,过上了穷困潦倒的生活。五十多年的恩恩怨怨就此了结,如花将定情的胭脂扣还与陈振邦,回阴间投胎转世。

       “如果世界上曾经有那个人出现过,其他人都会变成将就。我不愿意将就。”

十二少眼含桃花,看着美女就忍不住放电,爱上如花,就坐在楼上的窗台上,在妓院里放鞭炮留对联,两腿就在楼上那么一晃一晃地,像个得意的孩子。非要把原装的床运到楼上,就是不拆开运上去再装,搞得大张旗鼓地,就是为了跟周围的人宣誓:“看,这是我的女人。”

       呵呵,多傻啊。佩服甚至向往过这样的爱情,但当影片中楚小姐问心上人袁先生是否会爱上如花那样的女子时,他回答说:“她的感情太烈,我承受不起。”突然觉得有些失落,现在的人都太理智,这样浓烈的爱情,与其说我们承受不起,不如说,我们再也不相信它的存在了。

图片 1

       一次和老大出去吃饭聊起了高鹗续的《红楼梦》,我说我这种俗人就是看看情节,说不出他续的哪儿好,也说不出哪儿续的不好。老大说:“高鹗续的红楼就一点写的特别好,他让黛玉死了,还偏偏死在宝玉成婚那天。”我听了一惊,细想到也是,就冲着宝玉能迅速忘掉林妹妹,把心思放在宝姐姐身上就知这种男人靠不住。死了好,死了倒也干净,就死在他婚礼那天,让他一辈子都忘不掉。

图片 2

       “凉风有性,秋月无边……”当初看《鹿鼎记》,张卫健把这段话念得欢乐无比,再听如花唱出,满心凄凉,不知该魂归何处。

“凉风有性,秋月无边……”当初看《鹿鼎记》,张卫健把这段话念得欢乐无比,再听如花唱出,满心凄凉,不知该魂归何处。

       十二少眼含桃花,看着美女就忍不住放电,爱上如花,就坐在楼上的窗台上,在妓院里放鞭炮留对联,两腿就在楼上那么一晃一晃地,像个得意的孩子。非要把原装的床运到楼上,就是不拆开运上去再装,搞得大张旗鼓地,就是为了跟周围的人宣誓:“看,这是我的女人。”

图片 3

       多么浓烈的胭脂,都抵不过斑驳陆离的流年。挑对了角色,却选错了对手,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娱乐发布于影视,转载请注明出处:独倚蓬窗思悄然,若即若离花谢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