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乡村邮递递路线,那山那人那狗

2019-08-09 23:20栏目:影视
TAG:

霍建起导演拍摄的《那山 那人 那狗》通过对故事的平铺直叙,讲述了即将上任的乡邮员儿子与将要退休的乡邮员父亲在乡邮路上发生的故事,影片以儿子的立场叙述,影片中儿子由原来对父亲的陌生到理解,儿子与父亲2人由相处尴尬到和谐,完成了乡邮员使命的传承。本片除开主题深刻外,人物塑造也是一大亮点。

几年前,第一次知道这本书是在平江汨罗江沿岸防洪堤(现称“平江汨江风光带”)的一块景观石上,现在应该还在那里,石上刻着“那山那人那狗---彭见明”,然后配上“人与山和狗”的图,当时没有细想,孤陋寡闻确实不知道是一位作家与他的一本书。

父亲的视角

细节刻画也是塑造人物成功的另外一方面。就电影艺术来说,观众最直接是通过人物的外在印象来了解人物,影视作品中的服装、道具也是为人物性格塑造而服务。父亲这一角色由著名演员滕汝骏来演绎,单薄、干瘦的身躯加上黝黑的皮肤给人第一印象便是长年在外奔波,而这恰恰符合乡邮员的身份,而影片开头,尽管儿子已经准备好了一切,但是父亲依旧不放心,再次整理,看着父亲娴熟的整理着报纸邮件,我想一个人要是不热爱他自己的工作,必然是很乐意将工作轻松的交于他人的,而相反,若一个人极度热爱他的工作的话是不放心以及不舍地交付他人,父亲的举止则恰恰说明了他对乡邮员的热爱、不舍、和对儿子的不放心,父亲是有强烈责任感的,看完电影我头脑中依然浮现着父亲追赶被风飘散的信件,全然不顾摔跤后的狼狈,这令我十分动容,虽然这段拍摄有些不合实际,带有些夸张的意味,但这丝毫不影响这部片在叙述故事上的成功。

那人,父子两代,因高考落榜而子承父业走上当乡邮员的道路,一条邮路来回三天两夜,但这并不是一次两次,父亲在职期间,穿梭于大山深处几十载,一个月回家一次,毋庸置疑他忽略了对家人的关怀,母亲与儿子日日苦等,父子之间没有隔阂是不可能的,儿子第一次送邮,也是父亲最后一次送邮,这一路上,通过和一些人的接触,儿子渐渐理解了父亲,“村里的老人说,背得动爹,儿子就长成了。”

手部特写

© 本文版权归作者  SC.Dreamer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边城》和《那人那山那狗》都是以湖南西部农村为背景,写乡村的人与事,不同的是《边城》的地域色彩和民族风味要浓厚一些,而《那人那山那狗》所表现出来的乡村特点更具有普遍性和象征性。然而,两者共通的地方就是书中显现的理想化世界,人与自然甚至是动物都相当淳朴。

图片 1

(仅个人观点,接受批评但不接受喷子.)

还有整天坐在那儿等信的盲人五婆,其实孙子并没有给她写信,只是每年新年一张贺卡,春节一张汇款单,父亲每次就拿着一张白纸当作她孙子寄来的信给她念,尽管每次都是简单的几句问候的话语,但对于五婆来说却是很珍贵的,父亲多少年如一日地重复着这些琐碎的事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未有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纵观整部影片,导演运用对比手法,加之合乎身份的语言与绝妙的细节刻画,向观众介绍了一个普通乡邮员的大爱情怀。在影片的开头部分,老二的不肯跟随到影片最后儿子与老二一前一后行走在弯弯的邮路上,我似乎看到了年轻时的父亲,我想当初那山、那人、那狗必然也是这样行走的吧!老二的跟随是一种暗示,暗示着乡邮员责任的传承与延续,导演最终完成了他的主题升华,由父亲到和父亲一样行走在路上的无数乡邮员,导演极力的表达了对他们的歌颂,并且让我们知道了小人物也有着大爱情怀,同时我们也明白了这样的大爱将永远延续,那条乡邮路上也始终会有着那人与那狗的身影。

离开时,村民们送到村头,他们是在送别父亲,“至少这些乡亲们,肯定会想他的。”这条邮路是艰辛的,本可以不让儿子跑的,但父亲却不放心交给别人。

路上,父子间的对话逐渐增多,开始插入父亲与母亲的相遇的回忆,由此转入儿子与侗族姑娘的相遇。以侗族歌声与红灯笼开场,舞蹈、乐器表演、喝酒等镜头反复穿插,为我们展示了侗族的民俗风情。父亲喝酒后,看着儿子与侗族姑娘共舞联想到了自己年轻的往事。

对比手法塑造人物形象也是本片的一大亮点,对比是塑造人物形象的一种行之有效的方法,小说和戏剧等艺术形式通常会用到,作品中的人物性格,心理变化只有在对比手法的运用下才能够得到全面而透彻的凸显,同样,对比艺术手法也可用于电影人物形象的塑造,在刚登上邮路时,镜头便转向了脚,我们发现儿子是步伐不稳,急于赶路,而父亲是步伐稳重的,平稳的。通过这段脚步对比,从中不难看出父亲的稳重,与儿子年轻急躁,而此类手法在后面情节中也有运用,山上儿子边唱边走,镜头伴随儿子身体的摇晃而摇摆,父亲紧随其后,镜头是平稳的。儿子与父亲争执场面也时常有对比,令我印象深刻的便是父子两对搭便车的看法相左,儿子认为可以“摸摸规律”,而父亲则认为这是投机取巧,觉得走邮路踏实,我们不能评判儿子看法的对错,但却可以看出父亲对工作认真的态度。影片中导演中剪辑中运用对比也是一大亮点,那边是儿子与侗族菇凉欢歌乐舞,这边父亲不禁想起与母亲的相识,相知,相恋,相守;那边是长大了的儿子背父亲过河,这边父亲回忆起背儿时的儿子去赶集;影片的最后也颇有深意,桥头母亲与幼时儿子的守候,母亲与青年儿子的守候,母亲一个人的守候,儿子与父亲一同归来,通过这一系列的对比,我们看到的是父亲十年如一日,不畏艰辛险阻、看到的是父亲认真负责的态度、我们看到的是父亲毕生投身于邮路的大爱精神,而这一切也将会是儿子的一辈子,因为这将是乡邮员使命的传承。

没有被采访过,没有被表扬过,只是默默地走着自己该走的路,儿子说:“我想要的,父亲何尝不想要,只是想要的并不一定能得到……”,作为年轻的儿子,默默无闻他是心有不甘的,别的干部都升职了,唯独父亲,跑着最辛苦的邮路什么也没得到,倒是落下一身病。觉得没有想头(用文中父亲的话说,想头也叫理想)但随着时间的迁移,他也慢慢有了与父亲相似的想法:“干得久了,记挂的人多了,遇上的事儿多了,就觉得有干头”。

过河的桥段,令我印象深刻。“村里的老人说,背的动爹,儿子就长成了。”儿子背父亲过河时,利用俯拍手法表现了人物过河时的艰辛,但儿子做到了,此为儿子成长的表现。在父亲的回忆中他背着儿子,两个镜头的鲜明对比,更能表现出人物心境的变化,感染观众。

电影除开善用对比来塑造形象外,合乎角色的语言运用也是使人物形象更为饱满的重要方面。电影中,在对五婆孙子的态度上,二人也起争执,儿子认为父亲的行为是包庇五婆孙子,但父亲却只并不理会这些,因为他关心的仅是五婆身子而已,他说“我做我能做的”“五婆孙子比她眼珠子都金贵,”朴实的语言让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帮助他人却不求回报的人,然而导演并不拘泥于只展示人物的美好品质,为了让乡邮员父亲更为形象,导演还让我们看到了一些父亲的小“缺点”, “奶奶的眼睛还好吗?腰还疼吗.......” “怎么还是这几句.....” 看到这里不由得为父亲的木讷感到好笑,可见父亲并不是一个善于表达,言辞的人,正因于此,我想除开长年在外,不善表达感情也是使儿子怕他的缘故之一吧,父亲每每回家,不知道如何拉近与儿子距离,他仅是通过买玩具,爆竹来满足儿子。父亲是一个乡邮员,一个普普通通的乡邮员,他心中“装着大山,邮路,心比脚还累,”但哪怕如此,他依旧记挂着山里的人,他叮嘱儿子时时去给五婆念信、埋怨转娃在大风中的等待、叮嘱转娃爷爷“少喝点酒”。他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走着只有他一人还在走的邮路,哪怕脚落下了病根,他依旧惋惜着“怕是没有下一次了。”他温暖了山里的每一个人,同时也温暖了屏幕前的我。

那山,大山深处,绿水青山浑然天成,有人想出去,也有人想回来,世界总是处于一个相对平衡的发展状态的。

离开村子,道别了热情的乡亲们,父子为失明的老人五婆送信。收到信的五婆久久抚摸着信封,将它放在胸前,以黑色为背景,加上老人手部的特写,生动表现了一位孤苦老人在农村守望的形象。“在外的人总是有很多原因顾不上想家,倒是家里的人更牵挂他们。”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娱乐发布于影视,转载请注明出处:一条乡村邮递递路线,那山那人那狗